•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 协力推进“实业强市”战略 欢迎回乡投资共谋双赢
  •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 2019-08-17 20:39:10
    【字体:

    安康做个离婚证多少钱结婚证【无须打开】国内办理联系【电V信:132★1267★0309】☆办理全国证件,☆精诚合作.信誉第一.质量为本.货真价实.送货上门。


      

      

      

    原标题:台媒剖析台湾当局新领导人的两岸论述

    新华社台北5月21日电(记者陈键兴、章利新)21日出版的台湾主要报纸对台湾当局新任领导人的“就职演说”进行了大篇幅报道,均聚焦其关于两岸关系的表述,认为其言论为未来两岸关系发展蒙上阴影。

    (小标题)评:回避承认“九二共识”难建两岸互信

    《中国时报》发表社论指出,新领导人的演说对众所瞩目的“九二共识”,“以迂回、间接的方式”,“技巧性回避了承认或不承认的是非题”,这显然未能消除大陆方面对台湾滑向“台独”的疑虑。

    社论说,“九二共识”之所以重要,在于它是现阶段两岸关系发展的前提。如果原本是被“承认”的“前提”,现在变成是被“尊重”的“历史事实”,“当然是一种倒退”。社论表示,曲笔润饰或许可以暂时避免摊牌,但不能获得信任。

    《旺报》的社评指出,新领导人在“九二共识”基本问题上还是采取了回避的态度,所谓尊重1992年两岸两会协商的历史事实及达成的若干共同认知,并不等于承认“九二共识”所揭示的一中意涵。

    《工商时报》的社论指出,处理好两岸关系,是新当局“实现执政理想的关键条件,不容轻忽”。而当前两岸关系的最大问题,在于双方互信薄弱。新领导人当以实际行动,现在起就应做很多有益的事,持续释出善意,致力消除疑虑,以充分补强互信,借此维护两岸和平发展现状。“这样才能安定台湾商民心理”。

    (小标题)忧:勿重蹈覆辙推动各色“台独”

    《中国时报》社论指出,接下来就要看新领导人的实际行动。如果行政团队与从政者持续以激化的语言框架两岸关系,民进党籍民意代表持续推动各种形态的“去中国化”或“两国论”立法,新领导人必须约束制止,否则“两岸和解氛围将立即消逝,两岸关系将土崩瓦解”。

    《旺报》社评则指出,陈水扁执政时期的惨痛经历,是今天审视新领导人的前车之鉴。如果新领导人在任内再度“从法理上对两岸关系做出调整”,“势必招致同样的祸患”。民进党正推动“公投法”修订,欲大幅调降“公投”门槛等,这将导致两岸紧张。新当局必须站在两岸关系大局角度思考,切莫踏上陈水扁说一套、做一套,造成台海走向动荡的覆辙。

    文章还指出,新领导人表示“两岸执政党应放下历史包袱”,但当下具有最大历史包袱的正是民进党,“台独”党纲作为该党的“神主牌”,“一直是大陆难以信任民进党的重大障碍”。新领导人“应立即拿出诚意,以实际行动予以处理”。

    《旺报》的社评指出,新领导人演说“未触及两岸的历史、血缘和文化关系,这正是大陆和台湾内部十分担忧的部分”。若新当局走“文化台独”路线,“去中国化”行动再起,使台湾年轻一代与中华文化和大陆民众更加疏离,将严重破坏两岸关系。

    《联合报》的社论则呼吁新领导人不要再存有“借壳上市”的“台独”遐想,同时“勿再用‘倾中卖台’去撕裂这一代,也勿再用‘天然独’去框限下一代”,应以“理智而非民粹,同创一个共生双赢的两岸和平互动架构”。

    (小标题)谏:无两岸互动台难加入区域经合

    《工商时报》社论认为,“两岸之间的风风雨雨,还要持续一段期间”。在这期间,两岸某些层次的交流协商恐将窒碍难行。如:台湾方面陆委会和国台办之间的热线能否再通,是个问号;两岸货物贸易协议商谈是否恢复,无明确答案;“两岸产业搭桥计划”能否续推,也成为未知数。此外,新领导人所提“新南向政策”及参与区域经济合作等,若无法和大陆方面取得协调,将“流为空谈”。

    《旺报》社评则指出,新领导人如果有诚意与大陆合作参与区域发展,就应以实际行动开放两岸产业合作,特别是松绑陆资来台相关政策,否则两岸民间很难真正协力合作。

    该报表示,新领导人演说通篇未提两岸服贸和货贸协议,台湾工商界对此“难免失落与错愕”,更担心没了两岸互动,台湾要加入区域经济整合架构将“难如登天”。将参与区域经济合作与两岸经贸整合“一刀切”,等于缘木求鱼,为台湾经济埋下隐忧。

    《工商时报》的报道则提到,两岸服贸协议至今仍困在台立法机构,迟迟不能生效,不少台湾金融业者与大陆的合作计划搁浅、中断。业界希望新当局能够正视两岸关系对台湾金融业与对外贸易的影响,赶快解决问题,以免“时间不等台湾”。

    韩裔美国人承认在朝从事间谍活动 为韩提供情报

    原标题:习近平江泽民胡锦涛等领导人的青年时代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官方发布的中央领导人相关报道中,有不少描述他们在青年时期的片段。从现任到已经退休的领导人,他们的青年正值新中国成立后的全面重建时期,他们大多都有过不平凡的工作经历,包括从事繁重的体力工作等。

    今天是五四青年节,一个有关青年的节日。

    五四前夕,习近平在考察安徽期间的4月26日,召开了青年代表座谈会。习近平说,我们在这里召开一个座谈会,主要是想当面听听大家的意见和建议,号召广大知识分子、广大劳动群众、广大青年共同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习近平还强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广大青年是生力军和突击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官方发布的中央领导人相关报道中,有不少描述他们在青年时期的片段。从现任到已经退休的领导人,他们的青年大多正值新中国成立后的全面重建时期,他们大多都有过不平凡的工作经历,包括从事繁重的体力工作等。

    习近平

    在陕北农村插队,种地拉煤都干过

    习近平的青年时代,是在陕北农村度过的。

    1969年初,不满16岁的习近平主动申请到农村插队,来到了延川县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由于窑洞里跳蚤特别多,他被咬得浑身都是水泡,只得在炕席下洒农药粉来灭蚤。

    据媒体报道,那些年,种地、拉煤、打坝、挑粪……习近平什么活儿都干过。在乡亲们眼中,能挑一二百斤麦子走10里山路长时间不换肩的习近平,是个“吃苦耐劳的好后生”,习近平逐渐赢得乡亲们的信任,担任了大队党支部书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那时适逢“文革”,父亲习仲勋被打倒,习近平入团和入党都受到影响。习近平曾撰文回忆,在陕北,光入团申请书他就交了8次,入党申请书更是写了10份。

    尽管学业中断了,但习近平坚持读书自学不辍。下乡来梁家河时,他随身带了一箱书。白天干活,劳动休息时在看书,放羊时也在黄土高坡上看书……到了晚上就在煤油灯下苦读到深夜。在村民的记忆中,习近平经常边吃饭边看“砖头一样厚的书”。

    1975年,习近平被推荐到清华大学。1979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习近平到国务院办公厅、中央军委办公厅工作。1982年,当一些年轻人开始下海经商、出国留学的时候,他主动来到河北正定县任职。

    李克强

    下乡插队任党支部书记“从不整人,不欺负人”

    李克强中学时代,进入安徽省合肥市第八中学就读,拜同住在安徽文史馆大杂院中的国学大师李诚为师。“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他曾在《师风散记》一文中追忆自己乐此不疲的燕园生涯时说:“我来这里寻觅的不仅仅是知识,亦是为陶冶一种性情,修养一种学风。”

    1974年3月,19岁的李克强到安徽凤阳大庙公社东陵大队插队。白天下田劳作,夜晚挑灯夜读,他在那里深深了解了什么是贫困和饥饿,其吃苦耐劳的品格和才干,深得乡亲们的拥戴,不久便担任了大庙大队党支部书记。多年后,那里的老乡们还念念不忘:“他要求别人做的自己总是先做。很善良,当大队书记,从不整人,不欺负人”。

    1977年恢复高考第一年,李克强考入北大法律系,后被推选为校学生会负责人。1982年,他毕业留校担任团委书记,年底被选为团中央常委,从燕园来到前门东大街。

    张德江

    在100多名下乡知青中第一个入党

    张德江生于辽宁省台安县。1968年,22岁的张德江从吉林省长春市到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罗子沟公社太平大队插队,属于被称为“老三届”的知识青年。

    张德江在农村插队时的一位老会计回忆说,张德江是七队集体户的户长,在知青中很有威望,有着当地青年都赶不上的吃苦劲头。由于表现出色,张德江成为当时100多名下乡知青中第一个入党的人。

    24岁时,张德江成为汪清县革委会宣传组干事、机关团支部书记。1972年到1975年,他到延边大学朝鲜语专业学习,后任延边大学朝鲜语系党总支副书记。

    俞正声

    哈军工求学,每天早上长跑5000米

    俞正声1945年出生在革命圣地延安,1963年,18岁的俞正声从北京四中毕业,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工程系学习。

    他在接受纪录片《哈军工》剧组采访时回忆,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当时严酷的组织纪律:每天早上起来都要长跑,3000米到5000米,完了之后洗冷水澡。“冬天戴一个毛线帽子,跑下来全部都是白的,都结了霜了。”

    1968年,俞正声毕业时正赶上“文革”,母亲范瑾受到影响。而俞正声这位哈军工自动化高材生被“处理分配”到河北张家口市的无线电六厂当一名技术员,在这儿一干就是7年。

    2010年,俞正声接受采访时说,“(我的青年时代)上大学,考哈军工,想要为国防科技事业献身,想从事国防科研。现在很多人都说我是理想主义者,说你想的那些现在干部都不那么想,你跟他们讲了没用,但还是要讲,你要这个政府要取得群众的信任,你政府的公务员如果不真心为群众办事是不行的。”

    刘云山

    担任记者,写出过优秀新闻范文

    祖籍山西忻州的刘云山,出生在古称敕勒川的内蒙古自治区土默特右旗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学习、成长都在内蒙古自治区这个边疆省份。

    1964年,17岁的刘云山进入内蒙古自治区集宁师范学校学习,1968年毕业。

    毕业后参加工作之初,他在内蒙古土默特左旗把什学校做过教师,还在农村参加过劳动锻炼。22岁时,刘云山在内蒙古土默特右旗担任旗委宣传部干事,一干就是6年。28岁,刘云山成为新华社内蒙古分社的一名记者,曾写出《夜宿车马店》这一新闻界的优秀范文。

    生活中,刘云山把读书作为最大爱好,写了不少散文。

    王岐山

    有号召力,下乡知青“都听他招呼”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1969年,不到21岁的王岐山到延安插队,他被分配到康坪生产大队。

    春天一到,知青们学着在地里施肥播种。“牛粪、驴粪、羊粪都有。每天要赶着驴从村里往山上运两次粪,每次都要一个多小时。干粪每袋四五十斤,有点水分就重一点,六七十斤。”当时的大队支书尹治海回忆,当时王岐山说:“我们现在就是康坪村的一员,生产队的活就是大家的活。”

    “知识青年来了,吃也吃不上,就是吃玉米、高粱。也不会吃,囫囵地吃,粮食的壳儿还留着,没有磨成面,就那么煮着吃。”尹治海说。

    王岐山曾回忆说,“跟黑龙江的同学见面后我都想哭,他们干活累了至少还吃得饱啊,我这是累了还吃不饱,知道饿是什么滋味了。”

    据媒体报道,当时作为小组长的王岐山很有号召力,同来的知青不必说,连其他生产队与他不熟识的北京娃,都听他招呼。据康坪村村民回忆,其他队上若有北京知青不服管、出问题,公社都会找王岐山去劝。

    “你要让王岐山打架,他谁也打不过,他体质弱。但谁也说不过他。人家能把知青都拢住,知青都服气,老百姓都服气。”当地村民尹大才回忆。

    1971年,陕西省博物馆从延安的北京知青中招讲解员,23岁的王岐山被录用。一起被招到博物馆的吴永琪回忆,他每次半夜起来上厕所,都看到对门的灯还亮着。“有时我就敲敲门说:'岐山,怎么还不睡呀?'他说:'我看会书。'有时候他看书看高兴了还念出声来。”

    1973年,25岁的王岐山考入西北大学历史系学习,1976年毕业后回到陕西省博物馆工作。

    张高丽

    在仓库当重搬运工,每天扛水泥

    “我本身就是个苦孩子,我的责任是恪尽职守做好工作,老老实实做人,全心全意服务。”张高丽曾回忆说。

    1946年11月,张高丽出生在“东海边上的小村庄”福建晋江东石潘径村。张高丽不满3岁时父亲就过世了,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和农民一起上山种田下海捕鱼,虽然家境十分贫寒,但张高丽凭勤学苦读,考入了晋江侨声中学,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厦门大学经济系。

    1970年8月,大学毕业后遭遇“文革”,24岁的张高丽被分配到中央大企业石油部茂名石油公司后勤部总仓库当起重搬运工。据媒体报道,那时,他几乎每天都要去扛水泥,每包50公斤。“文革”结束后,张高丽从公司团委副书记一直升到茂名石油工业公司炼油厂党委书记。

    张高丽曾与南开大学师生分享自己的“艰辛”经历,并将中学时写的一首诗送给了大家:“人生道路曲折漫长,不能没有理想,意志是多么的重要,当我孤独无援的时候,它给我力量,它给我希望……”

    江泽民

    除了学习,还喜欢体育锻炼和音乐

    江泽民在青年时代,就已参加革命。1943年,时年17岁的江泽民参加地下党领导的学生运动,并于194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2011年9月10日,《人民日报》刊发江泽民为《中国电机工业发展史--百年回顾与展望》一书写的序言,其中回忆了其从青年时代与电机工业结下的不解之缘。

    江泽民讲到,青年时代在扬州读中学,高中念的是土木工程科。大学报考电机系时,是受到父亲的影响。“我小的时候,家里电器坏了,从电灯开关到电风扇,都是父亲自己动手修,而且往往手到病除。”

    大学时代,除了学习,江泽民还喜欢体育锻炼和音乐。据媒体报道,和普通学生一样,江泽民和他的室友喜欢聊天和播放音乐,直至深夜。江泽民还经常在宿舍做引体向上。

    据江泽民的大学好友童宗海回忆,江泽民在大学时代最开心的时刻是他赢得一次引体向上比赛的时候。“我们把寝室门框上的横梁当作单杠,搞这个比赛是江泽民的主意。”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江泽民喜爱中国古典音乐,他在学生时代就学会了二胡、笛子等传统乐器,能演奏传统曲目《高山流水》、《春江花月夜》。

    从上海交大毕业后,青年时代的江泽民历任上海益民食品一厂副工程师、工务科科长兼动力车间主任、厂党支部书记、第一副厂长,上海制皂厂第一副厂长,一机部上海第二设计分局电器专业科科长等职。

    胡锦涛

    舞跳得很好,曾是清华大学舞蹈团成员

    1956年,14岁的胡锦涛进入江苏省泰州中学读高中,开始了他的青年时代。

    胡锦涛的同学居鸿富回忆,胡锦涛的成绩在班里排在前五名,“他主动地帮助成绩比较差的同学。”“胡锦涛相较于其他同学,也表现出成熟。”

    据媒体报道,胡锦涛上高中时,学校老师没有手表,就用“阳光测时法”来掌握下课时间。调皮的学生就经常移动记号的位置,提前下课。居鸿富说:“那时我们都还是小孩子,闹一闹,做做小动作是时常有的事。相比之下,胡锦涛尽管年龄比绝大多数同学要小,但显得更懂事一些、成熟一些,他很少像我们一样调皮。”

    胡锦涛的高中同学夏道球回忆起当年,1958年“大跃进”时,学生都被安排去打石子。一些同学发牢骚,胡锦涛就安慰大家说,“发牢骚没有好处,先干好了再说。”

    据媒体报道,学生时代的胡锦涛,就很注意整洁,注意自己的形象和风度,高中时就开始讲普通话,爱好唱歌、跳舞。

    1959年,胡锦涛考上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他曾是清华大学文艺宣传队舞蹈团的成员。胡锦涛的同学居鸿富曾对媒体表示,学生时代的胡锦涛舞跳得很好。

    李鹏

    受“三峡工程设想”影响,选择水电专业

    据公开履历显示,1941年至1946年,青年时期的李鹏在延安自然科学院、延安中学、张家口工业专门学校学习。此后两年,任晋察冀电业公司技术员,哈尔滨油脂厂协理、党支部书记。1948年9月,党中央从东北解放区选派21位青年人到苏联学习,李鹏是其中的一个。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李鹏留学时期,三峡工程就在其脑海里形成了深刻烙印。

    李鹏在《众志绘宏图——李鹏三峡日记》中写道,“进入大学,究竟选择什么学校和专业,成为我们这些留学生最为关心的问题。当时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任弼时同志正在苏联养病,我们派代表去向他请示。他说:'你们的专业由你们自己选择,但不要选择学政治,应该选择工科或经济。现在全国就要解放了,中国即将进入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特别需要办工业和管理经济的人才。'之后,我和其他几位同学选择了水力发电专业。我之所以选择水电专业,主要受到两点启发:一点就是列宁说的,'苏维埃加电气化就是共产主义';另一点就是我知道中国有一个大的水电工程设想,即三峡工程。”

    李鹏在苏联莫斯科动力学院水力发电系学习7年,并任中国留苏学生总会主席。

    朱镕基

    成绩优异,喜欢京剧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朱镕基的青年时代,曾以成绩优异著称。

    1941年2月,时年13岁的朱镕基以崇德小学优秀毕业生的身份,进入广益中学。据朱镕基的同学沈谱成曾在回忆录中写道,“朱镕基和我在班上学习成绩名列前茅,我们为竞争第一名,曾封闭式相处。现在想来,似有年幼稚气之感。初中毕业时,朱名列第一,我为第二,这在毕业证编号上尚可见之。”

    1943年12月,朱镕基在广益中学毕业后,于1944年2月就读于楚怡中学。由于战火原因,1944年到1946年又转到国立八中学习。

    据媒体报道,2014年湖南省档案馆馆藏档案中,找到了朱镕基在湖南私立广益中学和湖南省立第一中学的两份珍贵的学籍档案,和一份在楚怡中学读书时的成绩单。这3份学籍档案保存时间最长的有62年,最短的有59年,至今依然保存完好。

    1947年,朱镕基考进清华大学电机系电机制造专业,期间参加“新民主主义青年联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青年时代的朱镕基喜欢京剧。考入长沙一中后,教师中的京剧爱好者对他进行培养后技艺增进,曾在长沙一中出演过《贺后骂殿》里的赵光义。

    有媒体报道,在学校寄宿时有个室友学会了两句《击鼓骂曹》,就去找朱镕基伴奏,与朱镕基的胡琴无法合上调,恼得朱镕基调侃挖苦,“我这真是对牛弹琴啊!”

    温家宝

    曾与病魔抗争

    温家宝曾在多次公开演讲中讲述其青年时代的故事。

    2014年10月,温家宝回母校南开中学发表演讲。其中讲道,1954年9月,他进入南开中学学习时,尚不满12岁,他喜欢数学、物理、化学、语文,并如饥似渴地读书。

    1960年,温家宝进入北京地质学院地质矿产一系地质测量及找矿专业学习,随后攻读该校地址改造专业研究生。

    2012年5月,温家宝在中国地质大学演讲时,提到其上大学时抗战病魔的经历。“我上大学以后,第一学期就染上了肺结核。当时学校让我住一个隔离室,不能上课,但是我靠自己的学习和钻研,在没有听课的情况下,那个学期的所有课程,包括最难学的《结晶学》,都得了优秀。以后我坚持锻炼,从不畏天命,因此我又争取到每天四小时上课时间,然后是八小时。直到毕业的时候,我终于摘掉肺结核的'帽子'。”

    研究生毕业后,温家宝去了地处酒泉的甘肃省地质局区测二队,担任技术员。据媒体报道,温家宝是队里的第一个研究生。

    中国地质大学(原北京地质学院)原校长赵鹏大,在担任校长期间经常听到学校老师聊到学生时期的温家宝:“当时国家号召支援三线建设,号召年轻人去西部,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温家宝是响应国家号召去甘肃的。”

    在最近出版的《温家宝地质笔记》一书中,温家宝写道,在1965年大学毕业时,他就曾主动要求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工作。他在书中写道:“我曾多次要求到西藏工作,并两次写血书明志。”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许腾飞 实习生 何强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